关于我们


关于我们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日期:2019-06-12 17:40浏览次数:

20年来第一次来米国,主要是为了探亲,另外就是去达拉斯看同学。从住处搭到洛杉矶机场,小费给5便可,包括搬行李喔!听说在纽约,除了小费,一件行李要1。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在车道边登记要2小费,托运费要用信用卡,如果去柜台登记就不用小费。国内线托运第一件行李要$ 25,之后每件要$ 35;所以我们3个人只托运一个大箱,其他8件都背上飞机。

进了空桥,要跨进飞机前,地勤说可以把两个小箱放到机腹去,跟大箱会合,挖就想,那如果之前花了钱托运小箱,不就亏大了。下机时要在空桥飞机门口等那两小箱,大箱要去转盘拿。机场,可以再漂亮一点。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第一次在米国接受安检,感觉上没有传言中那么讨厌,只是大家都蛮慌乱的就是。过程是要脱鞋、解皮带,金属物都要拿出来。X光转动时,觉得自己被影印了。一个朋友的小孩把纸屑、小垃圾揉成一团塞在口袋里,过X光时,被栏下来,因为人家看不出那是什么,以为是毒品。

达拉斯的机场,进这个机场要缴费。这条布什路是新开的,不知道穿布什鞋可不可以免缴费?

没有贴就用照相寄给你,但会贵6毛。贴在照后镜后面。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晚上8点多才吃晚餐,因为达拉斯的餐厅大部分都在9点前就关门,所以订这家24小时的巴西餐厅。当年的老同学知道阿北要来,全部出来热烈欢迎,但其实他们都是夫人的朋友。

客制化的包包,可以把继承人的照片印上去。

来看看什么叫作巴西菜?这道很特别,其实是牛肉,但是把它弄成像炸鸡,这是某种德州幽默吗? 哈哈哈。怎么都是墨西哥料理? 我要巴西菜!!!好啦,给你巴西早餐。至于这个,不敢说,怕你又生气。不要生气,请你吃个红绒蛋糕,虽然看起来象是台湾红糟的颜色,但蛮好吃的。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第二天,先回母校看看。苏珊娜是阿北大学同学,后来比挖早来北德大。为什么?因为挖要当兵啦。想当年,阿北在通信连当架设兵,每天爬电线杆,爬到手掌肿两倍;我们上下电线杆是用两块木板,38秒才及格;大约每半年就会有一个人从上面掉下来,然后断手或断脚。

当兵的时候,其实每个男儿心里都有一首哀歌啦!而这样的哀歌,我觉得金门人唱起来最有味;想了解男人吗?郑重推荐您听这首金门王唱的"男儿哀歌"。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接下来阿北可能会感情泛滥,然后比较啰唆一点,毕竟许多的回忆在这里。就请容许阿北任性一次吧。这个招牌是在挖毕业那年弄的,好象是为了送挖走的样子。

管停车的那个非常机车,德州有时候会碰到这种人,当年我们考驾照时,那个承办人也是这样,后来虽然被惩处,但好像他们还蛮以此为荣的。难怪那么多人选择住加州,毕竟比较国际化,不会有这种事发生。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当年那个夏天来到德州,因为时差,一大早就起来到处走,德州特别干燥的土地蒸发出来的青草味非常特别,至今忘不了,后来每次想到德州,那个味儿就漂浮出来。

音乐系旧馆(将近百年)。北德的音乐院超过2000人,是全米第二大音乐院,光声乐主修就300多人,专任老师超过100位。学生的,锁要自己买。过了20年,用的锁还是跟以前一样。对面那个门是新馆(超过30年)。

门进来就是音乐厅,墙上那个叫保罗的人捐不少钱整修,变成这样。哇!面目全非。这个厅,以前虽然比较朴素,但是音响效果非常好,比国内任何一个厅都好,现在这样就不知道了。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这间管风琴演奏厅,以前只是一间比较大的普通教室,阿北在那里还上过米国民间音乐课,学了不少乡下人的怪怪舞,可惜都忘了。音乐院长办公室,常常看到老师们在这里

拐个弯,第一间是当年的办公室,跟国内研究所所长的意思不太一样,有点像导师的角色,但又可以决定哪些课,你可以不用修。古意的钟啊,你还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啊!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这是3楼的独奏厅,可惜门锁起来了。新生的在这里考,多亏了米奇和苏珊娜的考古题,阿北的音乐史上、下都过了,此前还没有老台一次过两个的,后来挖也把考古题流芳百世,听说后来过的人就多了。人家都说老台不团结,但是弄起考古题,大家都很顾全大局的。

从新馆望向琴房南北二馆。再转回旧馆二楼,这里是个别课的。阿北在这间上了3年多的声乐,我的老师海柏格先生已经过世,是一位学问非常强的老师。现在这位老师不知道跟有没有亲戚关系?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声乐和其他乐器很不同的一点是,即使像三大男高音那样的大歌唱家,也偶而需要请教练帮你听一下。您只要把自己的声音录下来听,就会发现那个声音没有你以为的好,因为别人是透过空气传播听到我们的声音,而我们自己则除了空气,还经过肌肉和骨头的振动传到耳朵,这样的声音会比较浑厚,有共鸣,所以比较好听。

因此,声乐家有时候也会迷失,就需要提醒。缺钱的要常常来看布告栏。每次上课前后,挖都要来喝两口。看到老先生现在喷力还那么强,心里为它高兴。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听说他们还跟学校签约,要求学校不能在他们练习的时候录音,因为他们的练习可以直接灌成唱片出版。但是他们到底有多强?虽然是同系,但我还是不清楚,只是听说是很强、很传奇的那种。左边是老师的照片。

中上是台湾的卓博士;中右的老师,他的祖先应该是捷克人,因为他姓德佛乍克。这位老师是俄国人,他是国际四大钢琴赛之的1973年首奖得主。这位单簧管老师曾经把旧的床送给我的。以上这几位老师在我读书时就已经在北德任教。

达拉斯北德大学,哈克黛女子贵族学校,美国

他们也只是用真材实料的砖墙隔起来而已,但在台湾为了省钱,大都用木板隔,结果就是隔不了,或者声音太乾。对面就是南北两栋琴房。琴房小小的。

阿北神经紧张,经常跑这里,所以来看看老朋友,结果完全没变,而且也一点都没变老,太会保养了;只有那个洗手乳,挖记得以前是那种像点滴瓶的。这些也是老朋友,挖在的时候就这样了,也是完全没变,估计超过30年。

校友看到这里,眼泪也该掉下来了吧。或许这样就会原谅阿北的啰唆和滥情。阿北在台湾也几次回到过去成长的地方,有些已遭改建,生命历程的链接也随之碎裂段段。

感谢大家的观看,如有问题请指出。